当前位置: 首页 > 动态要闻 > 详情

浙商热议省委经济工作会议

来源: 2017-12-26

  12月25日,浙江省经济工作会议在杭州召开。徐冠巨、王建沂、宗庆后、屠红燕、胡季强、仇建平、丁列明等40名知名浙商出席会议。

  徐冠巨:提升服务生产制造的水平

  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正式提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来自于这些年来科学实践中的经验总结,是我们发展经济、发展企业的根本指引。

  我体会最深的是“七个坚持”、强调“高质量发展”,体现了十八大以来党中央经济发展方针是持续的、一贯的,极大地增强了我们推动转型升级的信心和决心。

  这几年传化坚定地沿着这个方向走,已经尝到了转型升级的甜头,企业效益年均复合增长40%以上,迎来了良好的发展势头。我们坚信,只要沿着这样的方向走下去,我国的经济发展质量一定会越来越好,企业的发展质量也一定会越来越好。
党中央经济发展方针,很鲜明的一点就是对实体经济的重视,这次会议把“深化供给侧改革”放到明年八项重点工作的第一位,再次强调“要推进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
  浙江是制造业大省,其中传统制造业占工业比重超过60%,是浙江实体经济的主体,但前三季度十大传统制造业增加值增速还只有4.9%。传统制造业能不能顺利转型,直接关系到浙江经济全局和高质量的发展。
我们高兴地看到,浙江省委、省政府在发展新经济的同时,对制造业也越来越重视。传化是从制造业发展过来的,现在形成了“制造+服务+平台”互为促进、融合发展的新局面。在推动转型升级中,我们体会到“凤凰涅槃”,要推动传统制造向高质量发展,我感到这三个方面非常重要:
  一是切实领会党的十九大精神,对标时代找准转型升级的方向。企业是紧跟了时代趋势、引导了时代趋势还是落后于这个时代,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当前浙江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大力发展工业互联网,并且与工信部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把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这些时代元素深度融入实体经济,这是我们制造业努力的重要方向。
  二是创新机制,重视人才引进。要引导、支持、帮助和服务制造业企业,参考新经济、新业态、新模式中做得好的方面,把引进人才、留住人才、激励人才的好做法用起来。我们制造业企业自身搞好和谐劳动关系,在本质上让员工当主人,内容上通过股权、期权等机制建设,让员工与企业结成命运共同体,共享企业发展的成果。

  三是重视智能制造和智能服务。传统制造向着自动化、智能化发方向发展,这是浙江制造走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的内在需要,与此同时,我们更加需要发展服务制造的服务业。相对人的服务,生产的服务还比较落后,以至于大量制造业企业还处于传统的经营状态:采购部门为找到性价比合理的原材料,要一家一家地比较;物流部门为组织运力和货物及时到达,要非常劳心费力;生产和销售部门的计划很难准确地安排,以至于前有原料仓库,后有成品仓库,不能做到零库存管理。企业董事长、总经理还需要花大量时间去考虑资金问题,与银行交流。面对这样的问题,当前我们制造业最需要的,就是系统性的服务配套。把研发设计、物流与供应链、信息服务、产业金融等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上去,提升服务生产制造的水平,这是浙江制造转型升级的关键,也是推动浙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


  王建沂:争当高质量发展的排头兵
  在我国经济从“高速增长阶段”到“高质量发展阶段”,从“制造大国”迈向“制造强国”,从“富起来”迈向“强起来”的征程中,浙江非公有制企业会有着自身的使命和担当。
  改革开放以来,以块状实体经济为特色的区域(县域)经济,形成了浙江经济的先发优势。近年来,由于全要素生产成本和环境成本的上涨,部分原来以“一城一品、一县一品”为特色的浙江块状经济竞争优势正在丧失。特别是中西部的崛起,同质化竞争的加剧,部分浙江块状经济的竞争力正在不断下降,产品附加值也进一步下降。
  浙江民营企业正在积极拥抱“新经济、新业态、新技术”,参与助推块状经济转型升级以及传统产业的改造提升工作,推动“浙江制造”转变为“浙江智造”。
  我建议,由区域内行业块状龙头企业牵头,形成产业链上下游“纵向整合、横向联合”,形成产业链互补,形成全产业链竞争力。根据不同的领域和行业,“因行业制宜、因企制宜”,导入“人工智能”,践行“中国制造2025”战略,培育、打造若干个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产业集群,助推浙江区域块状经济转型升级,勇当新时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践者、推动者和受益者”。
  浙江民营企业如何拥抱“集聚发展、抱团发展”?我认为,浙江民营企业要紧密跟随“一带一路”建设“走出去”,以“产业链上下游” “抱团发展、集聚发展”的形式,提升全球竞争力。

  下一阶段,浙江省工商联、浙江省商会将继续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伟大旗帜,强化政治引领,持续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省第十四次党代会以及二次全会精神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省委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引导广大非公有制经济人士争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优秀建设者。在聚焦中心上贴得“紧而又紧”。加强民主监督,积极参政议政,助推我省打造“全国审批事项最少、办事效率最高、投资环境最优、企业获得感最强”的省份。立足“政治建会、团结立会、服务兴会、改革强会”,在服务、支持上做到“好上加好”。发挥企业家主体作用,突出浙江智能制造,践行“中国制造2025”战略,引导、助推浙江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提高综合竞争力,再造浙江经济新优势。聚焦和围绕“两个高水平”、“四个强省”和“六个浙江”建设,作出新时代浙江民营企业应有的贡献。


  宗庆后:抢占新产业发展的新高地
  我们的努力与奋斗,都是为了让全国人民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也就是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对于每一个企业来讲,就是要发展为了员工、发展依靠员工、发展成果由全体员工共享,不断提高员工收入水平,帮助员工实现自己的理想和人生价值,同时要承担社会责任,为社会、为国家多做贡献。
  眼下我们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实力地位与发展环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穷的时候,为了吃饱饭、穿暖衣,不管环境保护,只要有利益就干,因而形成了粗放的、低质量的、片面追求数量增长的发展模式。但现在我们富裕了,有能力也有必要提高发展质量。不仅是要增效降耗,同时还要资源节约、环境友好。作为企业来讲,也要有这样的觉悟和认识,自觉加快转型升级、淘汰落后产能,防污降耗,不断提高产品和服务质量,通过实现消费升级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另外,我想对我省今后经济发展方向谈一点想法和建议。我认为实体经济是创造财富的经济,是民富国强的根本,但目前实体经济面临着投资成本高,盈利能力差,又累风险又高,希望省委省政府能制定一些切实可行的鼓励实体经济发展的政策。一方面要鼓励传统企业进行技术改造,提升产品档次,满足消费者新的需要。我认为传统产业是解决人们衣食住行的需要,任何时候都不可缺少的,应该要提升产品质量,加快发展。另一方面,我们要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改变我们廉价为人打工的时代。我希望省委省政府能明确主要发展一、二个产业的方向,集全省的力量来努力。一是扶持大企业牵头进行专业化发展,协助中小企业配套共同努力发展。二是利用我们在海外的浙商,特别是欧美的浙商,引进技术或收购国外有技术的中小企业,加快我们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步伐。
  这几年娃哈哈通过国内外市场与科研机构的考察,也迫切地感到在高新技术产业机会很多,但形势亦比较紧迫。借这个机会也简单把我们在这方面的一点努力和尝试向大家简单汇报一下。
  第一是与国内外大学合作,投资相对成熟的技术进行产业化研发。我们已经与以色列海法大学正式签署了在以色列共建“海法大学娃哈哈联合创新实验室”的协议,同时我们还启动了与加州伯克利大学的肿瘤细胞检测联合研究项目。另外我们正在积极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进行无痛注射项目的洽谈。在国内我们正在与上海理工大学相关团队洽谈合作建设“上海理工娃哈哈太赫兹医药技术联合研究院”,共同推进太赫兹这一新技术领域的产业化应用。这些大学的研发和创新能力很强,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优质科研项目资源,有不少项目是弥补国内空白的,产业化前景很好。
  第二是与以色列、欧美等国家和地区拥有核心技术的公司合作,在浙江成立合资企业,将他们的先进技术转移到浙江来,服务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技术需求,填补国内相关领域的产品和技术空白,如高端医疗器械、生物菌种筛选等。

  应该说从国内外考察的情况来看,我们感到好的项目确实很多,仅靠娃哈哈自己的力量亦不可能全部消化,我们也希望省内各级政府能够继续给我们以支持,同时亦鼓励、引导和组织更多的企业参与进来,在高新技术领域抱团发展,从而把握新时代发展的新机遇,抢占新产业发展的新高地,尽快把我省建设成为一个高新技术产业强省,进一步提高我省经济发展的质量。


  冯亚丽:金融服务体系还可改善

  实体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党和政府的大力支持,浙江省委省政府近两年深入推进“简政放权”、“最多跑一次”等行政体制改革,降低了企业办事成本和运营成本。
  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方面,我还有两个方面的建议:
  一是继续加快行政体制改革,充分激发实体经济活力,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进一步健全信用和法治环境建设,建立和完善公平竞争、公开透明的市场规则,依法破除民营资本进入更多领域的条条框框、瓶瓶罐罐的软性限制,在政策和资源配置上给予民间投资更加平等的地位和待遇。
  二是创新金融服务,发挥其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加快构建多层次、多样化、服务能力更强、使用对象更广的金融服务体系,重点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成本高、融资平台和资源缺乏等现实困难,给予中小企业政策性的金融支持,引导社会资本向前景更好的优秀企业流动。
  如我们海亮集团财务公司,第一,从合规监管的角度看,目前省内的财务公司业务只能限于内部企业的存款和供款业务,今后是否可以将财务公司的这一业务范围扩展至与实体工厂相关联的整个产业链上下游公司,以更好地服务于工厂及整个产业链的发展,而不用过分地依托外部的金融机构。尤其是在当前整个市场规模紧张、融资成本非常高的情况下,如果开放内部型财务公司的这一业务领域,可以更好地降低实体企业的资金成本,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发展。

  第二,关于利率开放的问题,虽然人民银行已经将利率权限下放到各大金融机构,但是银行业之间也有一些约定俗成的潜规则,如利率最高不能超过多少。如果能够真正打破这些“潜规则”,让我们内部型财务公司拥有完全自主的利率权,那么我们可以制定更加灵活的利率标准,做到让利于整个实体产业链,这也有利于促进实体经济的进一步科学发展。


  屠红燕:从文化自信向品牌自信跨越
  我们深深感到,在新制造、新技术、新零售风起云涌的时代,一个企业要活得长久,走得长远,必须要有行业话语权,必须要以创新增强底气。实践证明,传统产业不能固步自封,只有不断进行技术创新、产品创新,才能老树发新枝,保持常青。中国要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必须重视实体经济的发展,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只有把发展先进制造业与大力振兴实体经济结合起来,促进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才能实现从传统制造向人工智能的跨越,进一步推动中国制造业从数量扩张向质量提高的转变。
如今,随着“一带一路”建设实施的不断深化,杭州正在以全新姿态快步融入全球,彰显东方文化的国际魅力。我们相信,只有把“一带一路”建设与杭州城市国际化紧密结合起来,更加积极地用好国际国内两大市场、两种资源,加强杭州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产品、人才、技术、产业和文化交流,才能进一步让杭州城市在国际上有声音,在产业上有特色,在文化上有亮点,从而实现从国内市场向全球市场的跨越。
  当前,浙江丝绸行业要真正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响应省委省政府提出的“原料基地化、技术高新化、品牌国际化、人才梯队化、产业和文化一体化”的要求,打造中国乃至国际丝绸产业链的人才中心、生产中心、研发中心、设计中心、创意中心、时尚中心,就需要我们从培育自己优质的茧丝绸资源入手,建立从栽桑、养蚕开始的丝绸基地,打造最优质、匹配性最高的产业生态价值链。
  我们既要依靠创新驱动,又要培育高端品牌,既要树立文化自信,又要坚持传承创新,只有这样,才能向价值链高端不断攀升,才能在国际竞争中牢牢掌握话语权和影响力。

  一个国家一个时代的发展,要靠文化引领,一个企业的发展,更离不开文化自信。在体验经济时代,品牌的文化内涵能对消费者产生重要影响。如何将文化融入产品,以文化支撑品牌,是万事利坚定不移的追求。近年来,万事利先后为G20杭州峰会、厦门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等国际性会议提供了一系列充满中国文化元素和国际时尚魅力的精美产品,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得到大幅提升。今后我们将在此基础上,加大创新发展,塑造高端品牌,进一步把杭州文化、杭州元素、杭州亮点挖深挖透,在国际化、全球化和智能化引领下,把创新驱动发展与培育高端品牌结合起来,实现从文化自信向品牌自信的跨越。


  胡季强:与国家发展战略同频共振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其中两条分别是精准脱贫和污染防治。康恩贝从事的是大健康产业,除了医药主业之外,目前我们还投入了大量资源在产业链精准扶贫和环保产业上,很高兴公司的产业发展战略能跟国家发展战略同频共振。
  康恩贝投身产业链精准扶贫的缘起是为了在上游保证原材料品质,从2011年开始,我们在云南、浙江等地大规模流转土地,以公司+基地+农户的运作模式,建设药用植物种植基地。基地吸纳当地农民成为产业工人,让农民获得“地租+务工”双收入,超过2万户困难农户因此而脱贫致富,年增收1.5-7万元(个别土地、劳动力多的可达8-10万元)。因为银杏等植物的种植,也让当地的荒山变成了青山,再加上现代化水利设施的铺设,以及生态庄园、文化站的建设,可以说,康恩贝的产业链精准扶贫已经在云南曲靖、文山、泸西、浙江兰溪等地产生了催化效应,形成了一二三产业同步发展、良性循环的格局,产业链变为农业增效的黄金链、农村增绿的绿色链、农民增收的幸福链、企业增值的活力链,也变成一条东西部协作扶贫攻坚的创新链、效能链和示范链。
  到2020年,康恩贝流转、租用土地的种植面积将达到20万亩,投入资金20亿元,实现工农业产值40亿元,帮助10万贫困人口脱贫,惠及百万农民。通过直接投入资金的输血式脱贫,帮助农民建立持续收入来源的造血式脱贫,和对农民进行道德教化的活血式脱贫,实现扶贫、扶志、扶智三个层次的帮扶互相融合。能够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贫困农民脱贫致富踏踏实实贡献力量,这是我们的无上荣耀。

  康恩贝的产业围绕健康而生,为生态文明建设作出不懈努力,这也是产业发展的题中应有之义。近年来,集团旗下的小氮肥企业浙江丰登化工和绍兴化工遵照“两鸟理论”的指引,通过技术创新,使高浓度氨氮废水得到无害化处理、资源化利用,实现了从“高污染,高能耗,低资源化”的传统小氮肥化工企业向新型环保产业转变的“凤凰涅槃”,为全省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工作提供了正面的参照。

  2017年1月,丰登“水煤浆气化及高温熔融协同处置废物关键技术研究与工程示范项目”,通过了中国环境科学学会鉴定,结论为:国内首创,国际先进水平。下一步,康恩贝将继续推动丰登化工向省内外发展,提供成套危废处置技术服务,以绿色发展的理念推动浙江乃至全国医药化工产业“腾笼换鸟、凤凰涅槃”,全面推进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为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做出更大贡献。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未来,我们要深刻领会党中央在大健康行业的战略部署,将人民群众对健康生活的美好追求作为我们矢志不渝的奋斗目标。


  仇建平:先进制造业大有可为
  这次的省委经济工作会议,透露的是新时代下民营经济发展的新机遇。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巨星这几年的发展战略和这个十分一致。
  近些年来,巨星从传统的手工具产业,逐步转型物流叉车、机器人、激光雷达、智能家居等先进制造业。巨星旗下杭叉集团率先在行业内研发无人叉车,助力宝马工厂实现智能物流一体化。巨星自主研发的物流机器人跨出国门,成功签约世界500强企业美国史泰博,实现智能无人仓储,成为中国第一个机器人销往美国的公司。巨星自主研发的激光雷达,打破国际壁垒,填补国内空白。激光雷达相当于人的双眼,可以实时了解三维空间位置,可广泛应用于移动机器人、无人驾驶汽车等智能产品和装备,市场空间巨大。
  这些年来,巨星一直坚守实体制造业,我本人也十分看好未来中国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先进制造业的发展,并先后担任了“浙商人工智能产业联盟”主席、浙江省人工智能专家委员会TOP30专家委员等。目前,浙民投联合发起50亿元的浙商人工智能产业投资基金,希望加速浙江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作为杭州本地企业,我非常乐意在杭州智造领域多做点事情,希望与大家一起努力,共同打响杭州智造的品牌,让杭州成为中国人工智能的硅谷。
  我想提两点个人建议,希望能够进一步推进杭州智造的发展:
  1、人才紧缺是杭州市制造业发展的共性,随着杭州城市化的推进和产业转型,很多城市中心的存量工业用地厂房闲置,国家相关部门目前明确表示鼓励企业盘活存量工业用地用房,上海等地已经出台盘活存量工业用地的实施细则,希望杭州也能尽快出台相关细则,鼓励企业存量工业用地厂房建造自用人才公寓等,缓解企业引才难问题。

  2、产业集聚是产业快速发展的基础,鉴于浙大和阿里的虹吸作用,我相信城西将来有可能成为浙江或中国的一个小型硅谷,建议在城西成立市场化操作的人工智能产业园,出台税收、创新、产学研等专项人工智能发展政策,通过政府引导规划,鼓励企业建造运营,加速国内外顶尖的人工智能技术在杭州落地。


  丁列明:浙江创新创业环境优越
  贝达药业自成立以来一直扎根于浙江这块创新创业的沃土,再过几天就将迎来贝达十五岁的生日,在省委省政府和各级部门的关心支持下,贝达经过十五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一家以创新药物研发为核心的国际化上市公司。今年前三季度,我们自主研发的小分子靶向抗癌药“埃克替尼”销售将近8亿元,累计销售突破40亿元,贡献税收11亿多元,已造福15万多名晚期肺癌患者,成为行业的领导者。累计向患者赠药260多万盒,市场价值60多亿元。目前,我们新启动的在研创新药项目20余项,7项已经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其中我们自主研发的恩沙替尼正在全球开展国际多中心Ⅲ期临床试验,有望成为首个由中国公司主导的全球同步上市的创新药。
  贝达的成绩得益于好时代、好政策,得益于浙江优越的创新创业环境。在此,结合我们创新创业实践和经验就行业的发展提出4点建议:
  一、加强对本省企业和创新成果的支持。这些年来,在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省内涌现了众多国际知名企业,研发了一大批重大科技创新成果。然而,创新成果在市场准入环节还面临一定的困难,制约着创新产品的市场应用。以我们自主研发的创新药“凯美纳”为例,人社厅2013年将凯美纳纳入省医保目录,让全省众多晚期肺癌患者有机会享受到这一科技创新成果带来的临床获益,也让患者家庭深切地感受到了省委省政府对民生的关爱。却仍有部分地市没有完全按照人社厅文件要求执行,在公立医院进药方面,更是关卡重重,还有相当一部分公立医院没有进药。在已经进药的医院中,由于药占比及医院总量的控制,使得参保患者不能顺畅地享受到这一创新成果。我们建议有关部门能够打通创新产品市场准入的“最后一公里”,一如既往地支持凯美纳这样的科技创新成果,明确省内公立医院将凯美纳列入医院用药目录并优先采购使用,不进行二次议价,进行单独核算,不列入药占比考核和医院总量控制,让本省的创新成果惠及更多百姓。
  二、减轻医药创新企业的税收负担。由于药品研发的特殊性,医药企业的研发投入和人力成本非常高,而生产制造成本偏低,使得企业可抵扣进项税额极少,企业进销项税率差异巨大,导致医药企业的增值税税负重,创新型医药企业的税率高达16%左右,而一般行业的平均税负率在3-6%之间。这严重制约了医药企业的研发再投入,影响了医药创新企业的积极性。因此,建议对医药创新企业参照软件行业适用超3%即征即退的税收优惠政策,或仅对企业实际增值部分核定征收增值税,让医药企业有更多的经费用于创新药物的研发,最终造福广大百姓。
  三、加大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引进力度。随着浙江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和地位提升,来浙创新创业的海归人才数量和质量均急剧上升。建议适当放宽省“千人计划”认定的名额,均衡各地区、各产业的名额分配,针对省重点产业和重点学科,例如生物医药这样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适当增加申报名额。同时建议放宽对申报的年龄限制,并加大青年优秀人才的引进。此外,建议为引进人才营造更加完善的居留和人才环境。比如,很多引进人才仍然保留外国国籍或者外地户籍,他们在一些住房限购城市购房受到政策的限制,给他们的居留带来了不便,建议放宽引进人才的购房限制政策。同时,建议对引进人才个人所得税以一定比例返还,提升浙江对人才的吸引力。

  四、加快海外投资款项出境审批。去年12月,浙江率先推出“最多跑一次”改革,实施一年多来,大大缩短了行政审批的流程和审批时间,深得广大百姓的好评。然而,在我们的发展过程中发现,还有一些行政审批流程需要进一步简化,比如海外投资款项的出境审批,特别是以并购基金、合伙企业方式的对外投资,在资金出境时受到一定的限制,会对企业的海外投资产生制约,款项出境审批时间过长往往会增加企业交易的风险和成本。因此,我们建议适当简化相应的审批流程,缩短审批时间,为本土企业走向国际化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