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风采 > 详情

“甬”往直前的科技创新之路 ——中科院宁波材料所引进与发展记事

来源: 2016-12-05


2016年,成功研发高强高模碳纤维石墨烯新材料,在国产化制备技术领域取得重大突破,打破发达国家对这一关键材料核心制备技术的垄断。日前,宁波石墨烯创新中心建设方案正式获得宁波市推进中国制造2025”工作领导小组批复,石墨烯创新中心成为宁波建设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首个先行先试的创新平台;

2013年,全世界首条、年产300吨石墨烯的生产线在宁波建成;

2012年,实现国内首个石墨烯规模化制备技术的成果转化,合同金额2.2亿;

2010年,稀土永磁辐向环的产业化示范线在宁波通过国家验收,从此改变稀土永磁材料依赖进口的历史。

一项又一项科技创新奇迹的诞生,一个又一个国际垄断被打破,就发生在宁波市的中国科学院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简称宁波材料所)。

成立于20044月的宁波材料所,是中科院在浙江布局建立的首家国家级研究机构,不仅填补了当时中科院在全省研究机构中布局的空白,也极大地提升了宁波乃至浙江省的自    主创新能力,为宁波乃至浙江新材料产业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创新动力。

12年精心呵护,12年跨越发展。如今的宁波材料所被浙江省政府授予浙江工业技术研究院,已成为全省新材料技术研究的人才、技术和创新高地。目前,宁波材料所与企业共建工程技术中心88个,先后承担国家、地方和企业项目1377项,实现22项重大成果产业化,累计为企业增效80亿元。

对于宁波材料所的成功落户,并顺利踏上科技创新的跨越发展之路,所长崔平教授在回望12年创业之路时说,由中科院、浙江省和宁波市三方院地合作,白手起家创办这样一个肩负重大使命的国家级科研机构,无疑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今天看来,十分感激浙江省科技厅、宁波市委市政府,特别要感谢宁波市科技局和时任局长的王永康同志!

 

金凤凰垂青

真诚做好准备的宁波

发展机遇稍纵即逝,抓住即可实现一次跨越。

2002年,正值中国科学院深化改革、调整思路,在全国优化科研机构布局转型的关键一年。中国科学院时任院长路甬祥提出,中科院要改变过去关起门来搞科研的做法,对全国研究所进行重新布局调整,实施开门办科研战略。

当年9月,路甬祥院长到浙江考察。途中,时任浙江省科技厅厅长毛光烈向他提出了一个让人出乎意料的想法:能否在浙江建立中科院的研究所。

这个大胆的想法,很快得到中科院领导的支持。双方最初寄予厚望的是杭州,但在落户洽谈中进展并不顺利。鉴于科教资源相对完备,土地资源紧张的现实情况,杭州很快决定退出。之后,中科院在浙江挑选落户城市的消息很快传开,省内各个地区跃跃欲试,嘉兴、湖州更是开出优越条件,竞争一度十分激烈。

科技金凤凰浙江觅金巢,引起了宁波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当时,经济快速发展的宁波,短板亦十分明显:国家级研究院所少,创新型龙头企业少,创新载体建设水平低,创新型科技人才缺,创新服务和管理能力不强等等。随着资源制约、要素制约、空间制约、环境容量制约越来越大,要在新一轮发展中赢得新优势,宁波必须走出一条创新驱动发展的新路子,要创造更好的技术创新能力和环境。

与中科院合作,正契合了宁波城市创新和产业发展的需求,对于争取到中科院落户宁波,他们的愿望更加强烈!

早在1998年,为积极响应国家科教兴国战略,宁波市政府就已提出了科教兴市的三高发展战略,即加快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加快发展高等教育、加快引进高素质人才。这三高战略如何落实,特别是围绕加快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加快引进高素质人才,如何进一步提升科技创新能力,加大科技对宁波经济发展的引领支撑作用,这一难题就摆在了宁波市科技局的面前。这时,王永康刚刚从兵科院52所负责人转调至宁波市科技局局长一职不久。

作为哈尔滨工业大学材料学博士毕业的高学历人才、从兵科院52所出身的科技型官员,王永康对科技和人才的重要性认识和体会更甚于常人,比较有长远的眼光、判断力以及清晰的发展思路。王永康很早就看到,制约宁波经济发展的瓶颈问题就在于科技和人才支撑力度不够。因此他一上任,就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动宁波市高科技项目、高技术人才和高水平研究机构的引进。

首先,伯乐相马,大力引进科技人才。当时,宁波市高层次人才十分匮乏,整个宁波市包含王永康在内只有9名博士。在宁波市委、市政府的重视下,王永康在市科技局机关率先一次性从全国各地引进了10名博士、硕士,他带头引进高素质人才,力度非常之大!

其次,他带头引进高新技术项目,大力推广高新技术。在高技术领域,王永康带领团队加快新技术推广与应用,通过国家CAD重点示范城市验收;在建筑、服装、机械等行业大力推广CAD/CIMS等先进设计和制造技术,加快了传统产业的提升改造,推动了工业企业技术创新和产品结构调整。宁波市科技局不仅获得了省、市科技进步奖,宁波还入围国家级科技示范城市。

再次,王永康带头提出两院一校合作战略,即开展与以中国科学院、中国兵科院和浙江大学为重点的国家级大院大所科技合作。攀亲两院一校,实现宁波国家级科研院所从无到有。当时,没有国家级研究机构是宁波市创新发展面临的最大难题。这一时期,宁波市科技局先后牵头引进中国兵器科学研究院宁波分院、浙江大学宁波科技园、浙大宁波软件学院等一批高水平研究机构。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宁波材料所之前,中国兵器科学研究院宁波分院作为宁波市科技局第一个引进的国家级科研机构,对宁波市以后的科技、人才引进和科技成果转化发挥了重要引领作用。现在,中国兵器科学研究院宁波分院还把济南、烟台、长春等研究所整合,在宁波成立北方材料研究院,在国内外享有盛誉。

宁波市同国内大院大所合作后,产学研合作创新的意识大大增强,科技创新能力显著增强,科技对经济发展贡献进一步增大……宁波高新技术产业化正在发生变化。而王永康的这些创新思路和特色方法,为之后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为争取宁波材料所的落户打下了坚实基础。

与中科院的合作是使命,也是机遇!当王永康得知中科院要在浙江建所、而杭州已经退出的消息时,他精神为之一振,在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下,立志要全力以赴为宁波市争取到这一国家级的材料所。

当时,王永康正带队在澳大利亚招商引资,他第一时间拨通了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时任副院长、固体物理研究所所长崔平的电话,并提出希望她来组建并领导研究所的建议,有一次热线通了一个多小时,手机都发热了,真成热线电话了……同时,他多管齐下,抓住一切机会争取崔平所长的支持。一方面,他打电话越洋指挥,向宁波市科技局的下属下达了如果杭州退出,宁波志在必得的指令,并指示在中科院挂职的科技局干部崔秀良主动联系崔平,进一步了解中科院及崔平的想法;另一方面,他让市科技局时任副局长张建国连夜赶赴合肥,当面主动与崔平接洽。

争取崔平的时间是有限的,过程需要争分夺秒。王永康甚至特别说动中科院院士、时任宁波大学校长严陆光(系中国著名物理学家严济慈之子),一起出面做崔平的工作。

出访回国后,王永康更是亲自指挥申报工作,夜以继日地准备相关材料,全力争取。同时,宁波市科技局还给中科院发函,以表明落户宁波的决心和信心。

记得那是2004年春节刚过,还没有正式上班,我们便专程赴京一一拜访中科院的领导。一位王永康当时的同事回忆说。为了争取材料所落户宁波,王永康带着科技局的同志亲赴北京,逐一拜访中科院的每一位院领导,办公室不在就去家里等,真诚地传达了希望中科院落户宁波的强烈愿望,用真情和诚意打动了中科院的每一位领导。

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2004129日,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中科院副院长杨柏龄、施尔畏一行先后到湖州、嘉兴、宁波三个城市进行最后考察。

连续几天,王永康一直加班加点寝食难安。而崔平的来访,为正在等待的他和宁波所有期待、关心这件事情的人带来了信心和希望。那天整个夜晚,时间在一次次对合约细节的商讨中流逝。第二天,崔平与省科技厅厅长蒋泰维、宁波市时任副市长余红艺三方代表,根据协议签署一份会议纪要,随即提交中科院党组决策,据此决定花落谁家。这份协议,也成了最终合约的初稿。

最后让我们下决心的,还是当地的决心、需求和产业基础。崔平在采访时感慨地说,相比湖州和嘉兴,宁波在产业基础上的优势较为明显,而王永康同志的眼光、判断力以及对科技的重视也打动了大家。宁波是第一个和我们联系的。而其他几个市后续做的事,宁波前期都做完了。最后,中科院选择了产业基础和人文环境较好的宁波建所。

200434日至5日,中科院副院长施尔畏专程赴甬,宣布材料所落户宁波的消息。此时,正值北京召开全国两会期间,王永康作为第十届全国大人代表,在大会开幕式那天,特地向大会秘书处请假赶回宁波,陪同施尔畏副院长考察选址。

在正式签约之前,宁波市科技局还马不停蹄地做了一份关于研究所前期筹建工作的汇编材料。王永康要求市科技局分管领导分别赴广东、北京、上海等有关研究所考察,赴清华大学长三角研究院学习交流,赴台湾工业技术研究院等工业技术研究院考察,同时组织力量起草附加协议书等等。

2004420日,中国科学院、浙江省人民政府、宁波市人民政府三方在杭州举行签约仪式,共同签署了共建中国科学院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协议书。中科院副院长施尔畏,浙江省时任省长柴松岳,宁波市时任市长金德水亲自出席。由此,实现了浙江省内中科院布局研究所的突破,全面拉开了宁波材料所建设的序幕。

 

安心工程

让科研团队舒心扎根宁波

事业的发展,关键在人。为了使宁波市科技局工作人员勇于担当科技创新的重任,王永康十分重视队伍建设,全力打造科技服务型机关。

在宁波市科技局,大家至今还牢记王永康的教诲。王局长要求我们科技局的机关人员,服务意识和服务能力一定要强。他要求我们自身综合素质和能力要强,要多学习思考、多读好书。”“作为研究人员出身,他每到一个地方,总是先去研究所考察。他的一举一动也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每一个人。他对人才的支持和重视我们都是亲身感受的。市科技局合作处原处长季晓平及几位同事回忆说。

签完三方协议,宁波材料所便进入了紧张的筹建阶段。宁波市科技局当即决定成立一个筹建办,以确保各项筹备工作顺利进行。从2004428日中科院宁波材料所筹建办第一次会议,王永康在任市科技局局长期间,几乎每次筹建办会议都亲自参加、亲自协调和安排具体事宜。

同时,中科院、浙江省、宁波市三方高层还成立了一个筹建工作领导小组。筹建初期,领导小组每月召开一次办公室联席会议,针对筹建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进行充分沟通。在筹建领导小组会议上,王永康多次表示:虽然筹建一个所很困难,但是宁波市科技局必须从方方面面给予保证支持,全心全意做好协调工作。

当时,为了让宁波材料所真正落户,宁波市科技局可谓面临来自上下的双重压力。对上,有市领导的深切厚望;对下,有着宁波材料所缺人员、缺经费、缺场地……如何真正落地的困扰。

王永康事无巨细,事必躬亲。召开筹备工作会议需要解决住宿、吃饭、会议等相关费用,他一再对下属强调,不能给宁波材料所增加负担,费用按照规定范围,一般能承担的尽可能全部由市科技局主动承担。

而在一期、二期的筹备过程中,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即考虑到宁波材料所因刚刚成立,加上引进的都是海外高端人才,对于政府的工作程序并不熟悉的实际,市科技局不仅从浙江大学专门请专家对他们进行培训,王永康还特别嘱咐,宁波材料所的公文特别是向市政府的行文,请市科技局合作处和办公室把关甚至代劳。

王永康原同事、市科技局合作处处长杨建艇说:当时宁波材料所向政府的行文,都是由我们起草、代办和整理,目的是符合地方要求,最后由我们出面报给宁波市委、市政府,并由我们邀请市委、市政府领导参加会议。

2004430日,也就是三方签约后的第十天。崔平专门找到王永康,请求办理两件事:一是希望市科技局尽快组织调研,二是关于材料所的工作场所问题。这得到了王永康的立马回复并迅速抓落实。他一方面组织了宁波材料所筹建办的工作人员深入企业展开相关调研活动;另一方面积极协调解决材料所工作场所等问题。

20047月之前,宁波材料所前期资金十分紧张,一个像样的办公地点都没有。吃住都在一间屋子,居住的房间就是办公室。没有桌子,大家就常常坐在床上研究问题。可以说,宁波材料所居无定所,工作人员开玩笑说,当时基本处于流浪状态。

王永康得知此事后,立即要求局里想尽一切办法,为崔平等骨干人员解决办公场所。几经协调,很快将材料所搬进了宁波大学西校区,开始了边筹建、边研究的创建过程。

王永康还对崔平、严庆两位所长的生活一直很关心,时刻关注他们的需求。200456日,王永康针对解决崔平、严庆的住房问题专门做出批示要求尽早落实到位,并加强优惠政策研究,还亲自出面协调市政府出台特殊人才引进和扶持政策。

宁波材料所筹建过程中,高端人才引进后的配套安居工程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为了让科研人员心无旁骛搞科研,安心工程办公室顺应而生。这个办公室,不仅帮助解除住房、落户、家属就业、子女入托入学等后顾之忧,而且为未成家的人才当红娘,打好一套安置的组合拳

宁波市科技局积极争取各方面力量,如与市财政局、发改委、教育局等单位协调,帮忙做好高端人才家属的就业问题。在宁波市各部门、各地区多方支持下,如今宁波材料所已有近60多位家属得到安置,110多个小孩入托和进入重点小学、重点中学就读。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薛群基是宁波材料所唯一引进的一名院士,也是当时宁波唯一一位在职院士。想要引进一个像薛群基这样的院士级专家,需要宁波市设立院士基金、建造专家公寓,并保证车辆安排。为此,王永康四处奔走,多方求贤,终于获得了市里下拨经费等问题的批复,圆了宁波材料所的院士梦

除此之外,在宁波材料所前期筹建过程中遇到的诸如用地、资金、党组织建设等实际问题,宁波市科技局特意开通绿色通道给予帮助,妥善解决。

当时,王永康身兼三职,除了宁波市科技局局长,同时还兼任宁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尽管工作很忙,但他始终把宁波材料所筹建作为最重要的事情来对待。

我们任何时间给王局长打电话,请他协调什么,所有的问题他都给予全力支持!崔平心存感激地说,不仅他个人重视,整个市科技局都非常重视宁波材料所的筹建工作。我们有好多事后来都不需要找他本人了,因为在局里人人都把这件事当作最重要的一项工作。

榜样的力量无穷。在实际工作中,宁波科技局全局上下始终把宁波材料所的筹建工作作为头等大事来抓,为其后续工作的展开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甚至在离开市科技局之际,王永康仍在全力协调关于宁波材料所研究人员的住房问题,帮助2000多名研究人员解决了住房问题。

王局长让我们给予宁波材料所最大限度的帮助,工作人员手机24小时不能关机,方便为他们提供及时的服务。”“引进材料所的工作,非常辛苦,但看到最后的结果,大家都感到特别值。重温那段艰苦岁月,让每一位曾经参与其中的人不由感慨,更从内心深处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与幸福。

 

料成材材成器

一院四所展翅高飞

 “料要成材,材要成器,器要好用,把科技转化为生产力。” 这是宁波材料所成立之初,按照路甬祥院长的要求,确立下来的办所理念。

在中科院和宁波市政府的共同支持下,宁波材料所把握时代机遇,坚持清晰定位,立足产业发展,对接地方需求,努力打通从基础研究到产业化的发展通道。

2004611日,宁波市科技局对宁波材料所提出了今后的发展思路,同时向市政府上报了第一次筹备会议的情况,得到了宁波市时任副市长余红艺的批示。

第二次筹备会议上,在听取中科院建设宁波材料所纲要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到了宁波材料所未来的发展方向、目标及定位。

2004710日,第三次筹备会议提交了宁波材料所园区的规划建设和下一步工作计划。

……

宁波材料所创立初期是在一片农田上起步,边规划、边建设、边招人、边科研、边服务,时间紧、任务重,工作要求细、高、严。

宁波市科技局在王永康的带领下,梳理思路出规划,及时协调解决各种问题,认真做到全方位服务,起到了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虽然在20049月,王永康就转岗余姚市政府,离开了市科技局,但是他对宁波材料所的关心从未止步,为宁波材料所制定的规划也一直排到了20069月正式落地之前。

2006919日,宁波材料所正式落地,开启了打通科技成果产业化的新道路。

20071130日,宁波材料所顺利通过中国科学院、浙江省人民政府、宁波市人民政府三方组织的验收。

2009313日,在一期建设发展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好评的基础上,三方再次签署协议,开展二期建设,进一步加强全面产学研战略合作,拓展创新链,打通产业链,加快科技成果转化,在中科院宁波材料所基础上,共建中国科学院宁波工业技术研究院(简称宁波工研院)。

2013年,宁波工研院与慈溪市签署协议,共建慈溪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所。

目前,宁波工研院下设材料技术研究所、新能源技术研究所、先进制造技术研究所和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所四个非法人研究所,形成了一院四所的架构格局,真正实现了跨越式大发展。

2015428日,浙江省政府还为宁波材料所授牌浙江工业技术研究院。这是浙江省深入实施创新驱动战略,推动宁波材料所加快发展,充分发挥宁波材料所作为中科院在浙江的桥头堡的作用,在中科院宁波材料所已有基础上,积极加强浙江工研院的建设,在院地合作、新技术转移和高新技术产业化等方面成绩显著。

2013913日,时任丽水市委书记王永康率队考察调研宁波材料所

新材料产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新材料是材料工业发展的先导,是重要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可是,科技成果产业化一直是全球性的难题,在我国尤为突出。面对这块科研院所与高校大都不愿做、企业不敢做、政府无法做的硬骨头,宁波材料所聚焦于打造创新链,努力实现把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的目标,把论文写在转化中,体现在产业上,让科技创新涌现于科技成果转化的实践中。

当时进驻研究所的人一共只有3个。作为研究所所长,崔平亦是以身作则,全心全意为中科院宁波材料所服务。国家对科学成果转化做了很多努力,但问题关键出在了效率和成功率上。所以,材料所要建立一种好的科技合作模式,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很多的精力。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崔平和宁波材料所全体科研人员一道,不畏风雨,锐意创新,取得了令人瞩目的业绩。

为了让研究成果到企业生根、开花、结果,宁波材料所、宁波工研院与企业和地方政府之间形成密切的立体合作网络,通过与大企业开展战略合作、与中小企业共建技术研发中心、与各级政府和企业建立互访制度等,创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科技合作模式。

在宁波材料所内部,一直有个扶上马,送一程的说法。凡重大科研成果转让后,所里还需派科研人员到企业去,全程为企业提供技术支持服务,扶持企业走完高新技术成果产业化最后一公里。比如:宁波靠海,且沿海地区输电线路附近化工厂数量多、空气中含硫废气含量高、湿润海风影响大,导致沿海输电杆塔腐蚀情况较内陆地区快35倍,大大增加了维护成本,也导致了电网运行风险。为此,宁波材料所和宁波供电公司合作推出了第一桶石墨烯基电网塔防腐涂料,性能超出传统涂料至少两倍,填补了国内电网防腐涂料的技术空白,让易腐蚀环境下的电力杆塔寿命延长了至少7年以上。

宁波材料所也着力为地方政府服务,面向行业产业开展决策咨询研究。从201312月至201510月,组团调研了国内外大型企业、宁波本地新材料相关企业、国内行业协会、风投金融与咨询机构近300家,几经研讨,提出了各领域2030年前的发展方向、发展目标、重大工程以及具体措施,为宁波新材料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决策依据。

迄今,宁波工研院与企业合作项目累计380项,已有29项重大科研成果成功实现了转移转化,合同金额9.6亿,帮助企业实现新增产值80多亿元,并且与11个地市都建立了密切的联系渠道。

截至2015年底,宁波材料所已相继与浙江、河南、江西、河北等省内外政府与企业开展有规模的科技对接交流活动60余次,与600多家企业建立了卓有成效的合作,实现了碳纤维、大豆胶、石墨烯等20多项重大科技成果的产业化。

人才是第一资源。宁波材料所一直将高水平人才队伍建设作为研究所发展的根本,求贤若渴、全球相马2012年,崔平亲自带队,专程赴新加坡举办制造业人才专场招聘会,期间顺访新加坡科技研究局所属新加坡制造技术研究院,发现该院杨桂林博士正是宁波材料所要找的人才。当晚,崔平便通过电子邮件向杨桂林博士抛去橄榄枝。一年后,杨桂林博士加盟宁波工研院。同时,还通过不断创新体制机制,引进与培养并重,形成了系统的从相马赛马的人才引进、使用和培养体系,成为人才辈出的高地。当全球石墨烯研究还处在萌芽时,宁波材料所早在2007年就从美国引进刘兆平博士,积极开展石墨烯和锂离子材料的研究开发,组建了一支60人的研究团队。建成了锂电池材料中试实验基地和动力锂电池实验线等大型研发平台,发展了石墨烯低成本规模化制备技术、石墨烯复合磷酸铁锂技术和高温型锰酸锂材料改性技术,并相继实现这3项技术成果的转移转化,总转让金额超过2.5亿元。2012年底,协助合作企业设计建成了年产千吨级磷酸铁锂生产线;2013年底,协助合作企业设计建成了年产300吨石墨烯生产线以及年产百吨级高温型锰酸锂材料中试生产线。 
   
通过吸纳海内外人才,目前全所共有员工902人,院士1名,杰出青年2人,中组部千人计划人才25人,优秀青年5人,浙江省千人计划人才42人,中科院百人计划人才33人,科技部中青年创新领军人才2人,青年拔尖人才3人。

一项项重大科技创新成果转移转化,一家家新型高科技企业诞生,一个个新产业市场大门打开,宁波工研院在国内外声名鹊起。

如今,宁波工研院构筑了宁波、乃至浙江新材料人才技术新高地,建立了以新材料开发为核心、向上游规模产业化装备技术和下游新材料应用技术延伸的创新链条,成为长三角区域集新材料科技创新、成果转化、科技服务、人才培育、企业孵化于一体的新型的创新研究机构。

宁波工研院的发展,每一分成绩的背后,都凝聚了许多领导与专家的心血和希望。崔平表示,面向未来,宁波工研院将继续坚持把科技转化为生产力的定位目标,建设引领性的区域创新平台。

而伴随着宁波新材料科技城的建设契机,宁波工研院在未来将着力建好新材料初创产业园,打造新材料技术创发基地,和成果转化以及产业新高地,把新材料培育成为宁波市的特色支柱产业。同时,启动建设中国科学院大学宁波材料工程学院,探索科教融合新模式,加快产学研科技合作机制建设,力争早日让一座科研院所成为一座城市发展新材料产业知识的源泉、技术的摇篮、产业的火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