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风采 > 详情

“做自己的药”:梦在中国实现 ——记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得者、农工党浙江省委会委员、国家级“千人计划”专家丁列明

来源:情系中华 2017-01-05

丁列明,农工党浙江省委会委员、贝达药业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国家“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总体组专家,中国农工党中央生物技术与药学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作为国家级“千人计划”专家中的优秀代表,他的事迹登上过《光明日报》头版头条,并受邀参加纪念抗日战争70周年“9.3”大阅兵。

 

  201618日上午,2015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小分子靶向抗癌药盐酸埃克替尼开发研究、产业化和推广应用”项目被授予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丁列明作为公司自主研发抗癌药“盐酸埃克替尼”项目第一完成人,接过国家领导人刘延东亲自颁发的“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荣誉时说,“这是中国创新药第一个科技进步一等奖,也是我们省里的企业第一个拿到科技进步一等奖。这说明我们十年的努力得到了国家最高级别的认可!”

漫漫荆棘路

  丁列明,1963年出生在浙江嵊县(今嵊州市)的一个小山村里。家境的贫困,让小小的丁列明非常刻苦努力,他知道只有知识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摆脱贫困。

  1979年,年仅16岁的丁列明以高分考取了当时的浙江医科大学。五年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回嵊州,在卫生防疫站工作。

  1988年,丁列明又考回母校,开始攻读传染病学硕士学位。三年后,他毕业留校任教,在浙江医科大学传染病研究所当了一名讲师。1992年,勤勉优秀的丁列明被公派去美国做访问学者,在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开始了他再攀学术高峰之路。

  1996年,丁列明通过美国医学博士考试;2000,完成严格的病理科住院医师培训,成为病理科执业医师。这是很多连美国人都羡慕的职业,待遇高,受人尊重,可谓事业有成,职业稳定,家庭美满。应该说,在美国,丁列明能实现的梦想都实现了。

  “然而,我心中有另一个梦想,就是回到中国,把学到的知识和技能用到中国的事业发展上,在中国的土地上更好实现自己的价值。”

  2002年,一个机遇来到丁列明眼前。美国马里兰州大学医用化学博士张晓东设计了一种靶向抗癌新药,已有较好的实验数据。为了继续往前推动,张晓东和耶鲁大学博士后王印祥找上丁列明。这正与丁列明的梦想——做自己的药相吻合。经过三人的共同谋划和探讨,认为把这个项目带回中国来开发更有意义,也更可行。

  20028月,丁列明和创业伙伴带着靶向抗癌药的专利,回到祖国,开始实现梦想之路。他们给公司取名贝达药业,“贝达”两字来自他们的口号:“Better Medicine,Better Life——“做好药,让老百姓生活得更好”。这是对丁列明梦想最好的诠释。

  这是一条荆棘路。研发新药困难重重,他们也曾被人称为“疯子”和“傻子”。仅就技术而言,从化合物设计、合成、筛选、放大、药效、制剂、毒理和临床研究的设计、实施到产业化,每一步都有很多专业技术问题需要解决。在研发过程中,贝达面临过资金、技术、审批等各种困难,任何一种困难都会使项目夭折。

  2005年底,贝达完成了制剂、药学、药效、毒理等所有临床前研究;2006年开始做临床研究(人体实验),从Ⅰ期、Ⅱ期、Ⅲ期,一路走下来;20105月完成所有的临床研究;20107月申请上市的批文;20116月拿到新药证书、生产批文;20118月正式上市,并投入临床使用。新药化学名叫盐酸埃克替尼,丁列明和其他合伙人给他取了一个很好的名字——凯美纳,拉丁文的意思是:肺的健康食品。

  这期间的艰难曲折常人难以想象。当问及是否想过放弃的时候,丁列明毫不犹豫地回答:“困难很多,也曾陷入绝境,但我从未想过放弃。”

  在贝达最困难的时候,是政府的帮助和支持让他们渡过难关。丁列明深情地提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导致海外风投取消投资时,是各级政府向他伸出援手。余杭区政府通过创投基金为他们解决了1500万元的资金缺口;国家、省、市、区各级政府通过各种途径先后为贝达药业解决了5000余万元的资金缺口。而丁列明本人也为此做出了一定的牺牲。当时,他率先抵押了自己的房产,贱卖了股票,倾其所有用于维持企业的运转。其创业伙伴们也纷纷效仿,甚至拿回美国的积蓄。

  后来有一次在中共中央组织部召开的“海外高层次人才回国创新创业座谈会”上,丁列明作为“千人计划”的专家代表说了心底最真实的一句话,“我们在中国做了在美国做不到的事”。这句话得到了时任中组部部长李源潮的高度肯定,他说,这是对“千人计划”最好的诠释。

  贝达的项目先后被列入科技部“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基金”、“火炬计划”、“863计划”、“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浙江省和杭州市“十一五”重大专项等等,丁列明也被入选为第一批国家“千人计划”。

民生领域的“两弹一星”

  20118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规格最高的新药发布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当时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农工党中央主席桑国卫,时任卫生部部长陈竺参加会议并发表讲话,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也发来贺信。

  国家“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技术总师桑国卫院士认为,凯美纳的成功为实现我国从仿制向创新、从医药大国到医药强国的历史性转变做出了重要贡献。

  陈竺说:“这项重大突破,我认为是我们民生领域内,堪比‘两弹一星’成果的重大突破!”

  凯美纳对肺癌患者来说究竟有多好?

  2014530日,贝达药业杭州总部接待了一位名叫何良祥的离休老干部。他和老伴一起跨越2395公里,从昆明赶到杭州,只为了道声“谢谢”!

  老人73岁的妻子杨德新,在201210月被诊断出肺癌晚期,她每天都要忍受病痛折磨,在医生的建议下,他们选用了凯美纳。提到初次试药的经历,何良祥仍激动不已:“第一天吃这个药,晚上就不咳嗽了。吃了一个月,复查CT,肿瘤从乒乓球大小缩小到只有小指关节大小。”他还跟工作人员开玩笑:“这话要是放在电视上说,他们肯定以为我是个医托。”

  更让他们惊喜的是,在服药六个月后,杨德新加入了后续免费用药计划。开始他们还半信半疑,怕送的药疗效没有买的药好,结果,实际的疗效彻底打消了他们的疑虑。经过半年的服药治疗,杨德新的情况非常稳定,每天走上2小时都不累。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发生在凯美纳上市后的中国癌症治疗史上。凯美纳上市后,贝达总结了其中6000多个病人用药后的疗效和相关信息,结果非常理想:疾病控制率达到80%,治疗有效率达到30%,安全性明显优于进口的同类产品。同时贝达与中国药促会合作,对凯美纳治疗6个月仍有效的病人给予后续免费用药。截止2015年底已有27000多名患者获得终生免费用药,赠药110多万盒,折合市场价值30亿元左右,大大减轻了肺癌患者的经济负担。

  凯美纳上市后的成功、销售上的亮丽数字也印证了凯美纳的疗效。20128月,凯美纳在中国上市不到一年,销售额已超过2亿元;2015年,完成9个亿的销售额。近日,凯美纳被人民网、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联合评选为“最具临床价值的创新药”。

为医药创新发展呼吁

  2013年,丁列明当选为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35日,心情激动的丁列明再次走进人民大会堂。回想起上一次站在这里,是他的新药发布;而现在他将在这里为一方百姓呼吁、为建立医药创新的体制机制呐喊。

  历经创业创新艰难的丁列明,经常思考的是整个国家生物医药行业的发展现状和前景。他希望能以贝达的经验和思考,助力中国生物医药产业的新发展,不断缩小我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巨大差距。于是,参加调研、出席会议、提出建议、撰写报告,一向勤奋的丁列明更忙了。

  几乎每年的全国人大会议,丁列明都会提交有关优化我国生物医药产业政策、鼓励企业创新的建议,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他提交的关于新药审批制度改革、生物医药企业税收政策优惠等建议已经得到落实和完善。

  而对创新药进入医保的问题,丁列明几乎每年都会带到全国人大会议上来。之所以对这个问题特别的看重,丁列明主要考虑的是,创新成果首先要在市场上实现价值,应用到实际,让老百姓得到实惠,享受到创新成果。其次是从创新驱动发展的角度,成果真正在市场上实现价值的时候,创新才能真正有价值,才能真正推动产业的发展。

  凯美纳进入国家医保目录的事情,贝达也一直在争取,现在已经成功进入浙江省医保目录和山东青岛的大病救助范围。他希望国家能推广浙江的成功经验,改革全国医保药品目录遴选机制,加快优秀品种列入医保目录的进程。

  回首自己走过的一路艰辛,丁列明很感慨:非常感谢我们的改革开放,让我们农村的孩子有机会上大学,又有机会出国留学,更感慨的是2002年以后,国家的发展造就中国的机会。其实做新药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周期长、投入大、风险高,通过十年努力,我们做成功了。当今时代背景下,中国的发展、中国的需求、中国的市场以及中国对创新创业一些很好的政策支持,让我们有机会把这么难的一件事情实现,这就是中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