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服务 > 详情

小苏打4年救治了四百位肝癌病人 胡汛教授团队与其他教授团队合作研究取得重大突破

来源:综合摘登自都市快报、浙医二院微信平台等媒体 2016-09-30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昨天公布:在原发性肝细胞肝癌治疗上取得重大突破——

晚期肝癌病人用碳酸氢钠(也就是俗称的小苏打水)作靶向治疗,可以有效杀死肿瘤细胞。该治疗方法应用于临床4年,据初步统计,目前接受该治疗的晚期肝癌患者的中位生存期超过了三年(原来最多只有9-10个月)。国际学术杂志《elife》评价:这项技术在肿瘤的局部控制上有很大的提高。

这是浙江大学肿瘤研究所胡汛教授团队和浙医二院放射介入科晁明教授团队合作,在短时间内把科研成果转换为临床应用的成功案例。

小苏打为什么能杀死癌细胞?

早在2012年,农工党省委会常委、就职于浙江大学肿瘤研究所的胡汛教授就带着他的团队,在国际期刊上发表了一项研究成果,他们发现了癌细胞轻易饿不死的原因,也找到了一个饿死癌细胞的方法。

胡汛教授团队和浙二放射介入科晁明教授团队合作,在40位中晚期肝癌病人身上尝试了这种新的治疗思路,有效率100%,初步统计病人的累计中位生存期超过3年半。

癌症这个“众病之王”,从有记录开始,已经伴随人类4000多年了。

人们为了厘清癌症的本质,做出了漫长的努力,尝试了各种对付它的方法:外科手术、放射治疗、靶向药物、还有这两年非常热门的免疫疗法。

但是,很多常见的癌症,比如肝癌、胰腺癌等,治疗效果并不理想,困扰研究者的种种问题,还有很多未能解决。

手术,化疗还是放疗,目标都是直接去除或者杀死癌细胞,但晚期病人,往往没有手术机会;放化疗,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子。至于药物,癌细胞进化很快,很容易出现抗药性,而且每个人的癌细胞不一样,药物可能只对小部分人有效。

有没有其他思路呢?胡教授从1982年开始从事肿瘤相关研究,走了很多弯路之后,最终带领团队有了发现。胡教授提出了靶向治疗的另一种思路:肿瘤细胞也必须“吃”东西才能生存和生长,而葡萄糖是肿瘤细胞必须吃的东西,只要能够完全剥夺肿瘤细胞的葡萄糖供应,肿瘤细胞就会死亡。

可是,肿瘤中有大量的乳酸,乳酸可解离成乳酸阴离子和氢离子,这两个因子协同作用,使得肿瘤细胞在葡萄糖含量很少时可以非常节约地利用葡萄糖,在没有葡萄糖的情况下进入“休眠”状态,一旦有了葡萄糖供应,又即刻恢复生长。因此,仅仅剥夺葡萄糖并不能有效饿死肿瘤细胞,要有效饿死癌细胞必需同时破坏乳酸阴离子和氢离子的协同作用。

在葡萄糖饥饿或缺乏的前提下,只要去除这两个因子中的任何一个,肿瘤细胞就会快速死亡。

胡教授团队用葡萄糖、乳酸阴离子、氢离子、氨基酸、水、维他命等在实验室里培养肿瘤细胞,把葡萄糖去掉,肿瘤细胞依然活着;再加入小苏打,肿瘤细胞就迅速死去。原因就是碱性的小苏打迅速中和了肿瘤内的酸性氢离子,破坏了乳酸根和氢离子的协同作用,从而快速杀死了处于葡萄糖饥饿或缺乏的肿瘤细胞。

小苏打4年救治了四百位肝癌病人

胡汛教授团队在2012年提出这一治疗肿瘤的新理念,浙二放射介入科晁明教授团队则迅速把这一理论转化到临床应用,他们先对原发性肝细胞肝癌(俗称肝癌)开展治疗。

因肝癌早期症状不明显,大多数肝癌病人初诊时已不适合手术、消融、或肝移植。

晁明教授和胡汛教授把这种用小苏打杀死癌细胞的方法命名为“靶向肿瘤内乳酸阴离子和氢离子的动脉插管化疗栓塞术”,简称TILA-TACE。

这种治疗肿瘤方法的主要原理就是:用栓塞剂将供应肿瘤营养的动脉堵塞,切断葡萄糖的供应;同时打入小苏打,去除瘤内的氢离子,破坏其与乳酸阴离子的协同作用,这样就可快速饿死肿瘤。

肿瘤死亡后,仍然会留存在体内,但已经是一团无用的组织,通过磁共振,可以看到死亡的肿瘤里没有血流了。

晁明教授团队临床研究论文近日在国际学术杂志eLife上发表。

目前TILA-TACE主要应用于大肝癌(难治型肝癌),浙医二院放射介入科已用此方法治疗了四百例左右的肝癌患者。之所以现在只应用于肝癌,是因为肝肿瘤的滋养血管比较明显,以后还会陆续在肺癌、胰腺癌、骨肉瘤等方向开展。

“这个方法不仅有助于挽救晚期肝癌病人的生命,而且小苏打注射液非常便宜,大大减轻了病人的经济负担。”晁教授说。